北木

开始胡乱摸鱼的咸蛋。

以梦为马,还有远方。

三月十三。
越来越焦虑。

三月十二。
混乱动荡的地方,晚安。


三月十号的份。
再这么晚睡我要秃(咬床单

三月九号的份。
好久没摸司令,超槽糙草。

三月八号的份。
今天又熬夜晚睡了,真开心。

日常胡乱分析。
(他不回我消息是不是去蹦迪了,可能还和几个小哥哥,蹦完迪估计还要去做个头发,再一套大保健,足浴,汗蒸,回来不知道还喜不喜欢我。